Carpe Ho ras

Bluefarewell的《悲惨世界》原著向个人资料站。未经允许请勿转载。
豆瓣【ABC的朋友们】小组:https://www.douban.com/group/611482/

一点笔记

雨果这个人,他笔下所有的深渊爱慕光明,都有着微妙的不同。如果将这种欲望视为一种韵律,那么五部长篇小说中的爱,便是同一旋律的五部——甚至更多的变奏。它不仅限于情爱,更多的是一种个体对抗孤独和绝望,以及形而上层面的追逐。

传记文学不是我的强项,我们已经无从想象这样一个感情生活无比丰沛乃至到泛滥的作者,是为何执著地偏好这种单纯而无望的模式:绝望的爱,相反的两极,缺失的交流,不必要的沉默,传达不到的话语,单方面付出的执念,毫无节制的追逐。像一种本能,又像一种诅咒。于是,在这种无望的交锋中,他的人渐渐脱离了“人”;于是,沉默的一方成为夜色中的灯塔,渴求的一方成为无法停止喧嚣与呐喊的,黑色的浪潮。正是这种没有中间色的两极,构成了作品黑白纯色的光谱,明暗有致,触目惊心。

他的渴求有回报吗?有的。但就像两极接触总会重归于零那样,这样的情感一旦宣之于口,付诸于行动,并最终得以完成,也就到了火焰燃尽成灰烬的时候,无论休止符停在何种基调。本应是正面情感的“爱”,却总是与作者歌颂的相反,与非理性、破坏力与消亡并存。

此外,他的作品中凡涉及情感之处,似乎均有意挣脱通常的世俗伦理——婚姻、恋爱、财产、价值交换、依附、利用、背叛、归于庸碌——这些常见于同代小说的情节,在他笔下几乎不存在。

这仅是因为作者想要强调激情的力量吗?还是追求悲剧性张力与其他抽象价值的结果?或许答案就在后者之中。

评论
热度(265)

© Carpe Ho ras | Powered by LOFTER